斗地主叫牌?

    欢乐斗地主发牌规律:大连打滚子游戏为啥叫喝

    未知

    前几天,华华、路军、蕾蕾和我打了一个多小时的乒乓球,球馆里没空调,闷热。一会儿就大汗淋漓。

    大家出来站在空气里,初夏时节,空气透着潮气。身体凉透了,就百无聊赖地说干点什么。路军说,去酒吧打牌吧,他和华华都喜欢玩。他们是恋人,都三十好几了,也不结婚。按当时流行的说法是有轻微恐婚症状。

    打牌蕾蕾刚学会,我不太喜欢玩。但又没什么事可做,就说那就去吧。蕾蕾说酒吧太暗,打牌累眼。

    我说,那去我姐家吧。姐姐和姐夫在外面开酒吧,他们很少回来。我就住在他们家里。

    我们打的牌是两个人一伙儿的,叫搭帮。南方叫拖拉机,北方叫打滚子,大同小异。大连有个更骇人的说法,叫喝(音HA)血。

    我们玩三副牌,我和蕾蕾一帮儿,华华和路军一帮儿。打牌一是运气,二是经验。玩了没几把,高下就分出来了。蕾蕾已经被喝了三回血了(进贡),就是用自己的大牌换人家的小牌。

    我说,都说臭手牌运壮。你的牌怎么也跟着臭呀。

    你说谁臭呀?蕾蕾不愿意了。人家路军牌运好,人手也不臭。

    我懒得理她,专心打牌。可牌一被动就更不好打了。竟然一次被下家喝了八个血。

    打了一会,对家又出一臭牌。我说,你怎么这么出呀?

    蕾蕾猛一跺脚:高文东,我永远再不和你打牌了。

    还永远?你连下一次和我打牌的机会我都不打算给你了。我也不甘示弱

    是我先声明的!她还不依不饶。

    那一对儿看着我俩掐架,就呵呵的笑。其实,我们那语气离吵架还隔挺远的。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:我和蕾蕾,曾经是恋人。而且至今还保持着暧昧不清的关系。

    这牌打得有点憋屈了。开始还是相互逗嘴,后来越输越气短,逗嘴成了斗嘴。

    又一个臭牌,我说这是三打一啊,我这里有内奸。

    什么三打一,你知道我什么牌吗?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?

    我是不知道你什么牌,可你也不能这么出啊。你知不知道华华已经没有这门(花色)了,人家可以毙你(主克副)。因为是对家捡分,就是破我们的庄。

    毙我怎么了?出完这张牌我也没有了。

    这话让她给说的,路军也不愿斗地主程序发牌机意了,说你们这样玩是不是有点赖啊。他也这么没风度。

    最后,我捞到一把好牌,就是主很多,我拼命钓主,她却打出一张副牌,啪又扔出一张副牌,把我整个干蒙了。

    我说,你他妈的是不是成心啊?

    她也勃然变色!我告诉你,高文东,你还是不是个男人?

    我他妈的当然是男人了。

    你别老说脏话,我非常瞧不起你!

    你瞧不起瞧得起又怎么了?我操!

    她啪的一下,把剩下的牌全扔出来了。然后大喊一声:不玩了!猛起身,跑进屋里,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    路军和华华都有点尴尬,一致说我不对。

    我还嘴硬,我怎么了我,出错牌还不让人说啊。

    人俩一看也不说了,找了个借口先走了。

    我一个人坐客厅里生闷气,蕾蕾突然从屋里跑出来,拿起背包就走。我吓了一跳,忙站起来拦她。她使劲瞪了我一眼,你让开。很认真。

    我说,不会吧,不就是玩嘛。

    你知道是玩还这样?

    我怎么样了嘛,不就是玩嘛。

    好玩吗?

    我摇了摇头,显得也很诚恳。

    她有点心软,扔了包,抱着我的脑袋,使劲咬了我一口。

    我操,吃人肉包子啊,下这么大嘴。

    她不生气了,说我饿了。

    我就领着她去楼下小饭店吃饭。饭店没几个人,老板正一边喝着啤酒和几个人在打牌。那气势比我们威猛多了,满嘴X爹X妈的,牌拍得山响。

    我和蕾蕾面面相觑,都忍不住乐了。

    老板娘亲自下厨给我们弄了两碗肉丝面和一个拍黄瓜。端上来的时候,还客气地说,你们慢慢吃,两个自家兄弟在玩,对不住啊。然后使劲冲里面喊:你们小点声,有客人呢。

    里面瞬间安静了一下,没几秒又嗵的将牌砸在桌子上。

    你妈逼的,你会不会出牌?

    连喊了几声,对方也在说话,声音不大。

    里面突然一阵大乱,噼里斗地主还剩2张牌一定要啪啦的,随着一声巨响,一个人冲了出来,满脸是血,好象是老板,他奔进厨房,拎了明晃晃一把菜刀又冲了回去。

    我俩被里面的刀光剑影吓傻了,竟然没跑。

    一阵疯狂的声音之后,老板娘先跑了出来,也是满脸鲜血,我觉得她肚子那儿好象多了一个东西,再一看,我靠,一大截肠子。

    我和蕾蕾最后跑出饭店的时候,110,120都闪烁着红灯赶了过来。现场早已被好事儿的邻居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  午夜的街头,警车发出难听的哭声,所有居民楼熄灭的灯都重新亮了起来,有人将脖子伸出窗外。

    在回家的小路上,蕾蕾突然弯下身子,剧烈的呕吐起来。我一边拍她,一边问你怎么了?

    她冲我摇了摇手,喘口气说,你们大连人管打牌叫什么?

    喝血啊。我想也没想,顺嘴就说了出来。